為了救活妹妹,正太向魔女大姐姐求救,作為報答長大以身相許!

今天要推薦的這部漫畫名為《魔女與少年的交易》,是作者三簾真也連載於推特的短篇。

畢竟像大姐姐與少年這種角色搭配,對於我這種肥宅的吸引力是很大的。

在講述劇情之前先介紹一下女主角魔女美瑠姬奴,雖然她的名字有點日本風的感覺,但這其實是歐洲凱爾特神話中一名女性妖精,上半身像人類,下半身據說是魚尾或蛇尾。

而關於美瑠姬奴可考的資料,只有法國作家讓·阿拉斯所寫的《Le Roman de Mélusine》。

書中美瑠姬奴是仙女普拉希娜的女兒,她15歲時聽說父親不守信用便為母親出頭,但母親卻對女兒不敬父親感到生氣。

她對美瑠姬奴施魔法,讓她每個星期六都會變成半人半蛇的模樣。

但是本作並沒有參考《Le Roman de Mélusine》設定,魔女的外觀倒是更接近希臘神話中的蛇髮女妖美杜莎。

至於故事的開始,是從正太達拉翁和美瑠姬奴的對話而來。

因為達拉翁的妹妹得了重病,醫生說唯有魔女才能拯救她,於是達拉翁便來找美瑠姬奴求援。

一直以來遭到人類討伐的魔女,自然不會接受人類的請求。但是救妹心切的達拉翁別無他法,只能使出小孩子的必勝技能——拚命撒嬌拜託。

沒想到這意外激發了美瑠姬奴的母性本能,原來這個魔女大姐姐是個傲嬌啊。

受不了達拉翁苦苦哀求的美瑠姬奴,最後拿出了「喝了絕對能恢復健康的水」給他。

在妹妹病好之後,達拉翁每天都跑到美瑠姬奴的家送謝禮,也總算知道了魔女姐姐的名字。

一股正太 X 大姐姐的氣息撲面而來。

過了一段時間後,達拉翁帶著死掉的小狗來找魔女,希望她幫忙復活這隻小動物。

但就算是魔女也沒有辦法起死回生,看著哭泣的達拉翁,魔女跪下為小狗祈禱——這本是用在魔女葬禮上的特殊祭禮。

很是感動的達拉翁當下說了一句:「美瑠姬奴小姐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喔」。

可想而知,再度過一段歲月之後達拉翁便向美瑠姬奴表白了:「一直喜歡你,請和我交往」。

好極了,這是本肥宅相當喜歡的展開啊!雖說達拉翁也長大了,但問題不大,小孩子都和雨後春筍一樣,幾天不見就能長大很多嘛。

但等到了第五話的時候,故事的氣氛就開始不太對勁了。

去採購素材的美瑠姬奴在路上撞見達拉翁和別的女孩子有說有笑,當然這是戀愛劇的狗血橋段——她是我妹妹啦。

解釋清楚後,達拉翁便拿出戒指向美瑠姬奴告白。

這不是更甜了嗎?為了救將死的妹妹,正太向魔女大姐姐求救,作為報答長大以身相許,怎麼故事氣氛突然就不對了呢?

果不其然第六話就開始灑玻璃渣了,「只是有千年的壽命罷了。」、「反正他總要離開我的,要分開儘早為好。」、「和這傢伙可以在一起多久呢?」……

本以為這漫畫是正太和大姐姐的甜蜜糖果,當糖在嘴裡慢慢融化的時候,也漸漸露出玻璃碴鋒利的棱角。

下一話,達拉翁這時已經是個大叔了,該話的最後魔女離開了村子,至於「和這傢伙可以在一起多久呢?」這個問題也有了答案。

雖然不是什麼好結局,但是就在這裡停下也行,可「連載中」三個字並沒這麼做。

結局劇透注意!!!

我到推特上看了最終話,最終達拉翁確實找到了美瑠姬奴,也撲到她的懷裡撒嬌,就像第一話時那樣。

但此時的達拉翁已經是姑年邁的老人了,可美瑠姬奴還是當初的模樣。

這或許也是一個「甜蜜」的結局,藏著糖裡的玻璃碴全都露出來了,不用說大家也能了解達拉翁就快要老死了。

看下來《魔女與少年的交易》是以小正太與大姐姐開頭,但本意在於向讀者展示「壽命論」。

壽命論指的是在某些作品裡,終老時間不同的一對CP,終究會面臨由其中一方注視著對方先死去的悲傷情節。

這在眾多涉及到人與非人,或是主角彼此年齡差比較大的作品中都很常見。

《魔女與少年的交易》第五話中魔女曾說了一句「我並沒有很寂寞」,還是其實還是很「寂寞」。

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她應該早已看慣了周圍的事物逐漸離去,但是她沒有習慣失去,因為最後選擇了逃避。但她是逃不掉的,就像讀者避不開壽命論一樣。

壽命論的源頭可能是對現實的恐懼、不安與迷惘,明知一切都會逝去,但又想美好的事物能夠長存——這是個人願望與現實的矛盾。

這種負面又真實的情緒,被帶到了人們創作出的虛擬作品之中。說與不說它都存在,就算隱晦地談及也都讓人覺得難受,更何況直接搬到檯面上來呢?

參考來源

喜歡這篇文章嗎?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