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行的終極真相就是遇見「自己」

修行必須從實際問題入手,談經論道一堆,神奇體驗一把,但遇事依然煩惱痛苦,修行何用?

真修行必須在具體的痛點上進行,痛得越深,你其實離真理越接近,那就像黎明前的黑暗,越黑暗意味著黎明越接近。

因此,不要把修行變成逃避現實煩惱的港灣,一時的安寧舒服過後,苦的還是自己。

修行必須從生活問題入手,每一個生活問題都是法門入口,每一個問題都是道場。

真正的道場不是道觀、不是禪堂,不是共修者的祥和之地,道場就在每一個當下,每一個眼前的念頭。

如果你的婚姻有問題,婚姻就是你的道場;如果你和孩子關系有問題,親子就是道場;如果你工作發生矛盾,矛盾就是道場;如果你陷入生活的無聊,無聊就是道場;如果你有金錢的問題,金錢就是道場;如果你對死亡憂心忡忡,生死的真相就是道場。

道場在你每一個受難處,道場在你每一個被卡住的地方,道場在你生命中每一次的絕境處,修行必須在那裡進行!

Image

不要試圖繞過人生的種種問題,不要離開真實的內在,哪裡有問題,就在哪裡修,直到修通,真相示現。

道觀、禪堂、共修點心情好就沒問題?

那不過是自欺欺人,你只是在逃避。

修行也不是向他人顯示你的自我:“看我修得多好!我懂這經那經,我能雙盤,我有超能力......”

修行是向你自己的人生示現:

“嗯,煩惱可以轉瞬即逝”,“這個問題不再成為問題”,“情緒盡可翻過高山峽谷,盡可穿越驚濤駭浪,但我的真心隨時充滿喜悅平靜與自由......因為它本來就是”。

修行的“果”是給自己這個實惠,修行不是為了遇見道,而是為了遇見終極真相的自己。

Image

修行不單是為了見證終極真相,更是見證你經歷每一個心境的刀山火海與高山峽谷,在每一個痛點、卡點、煩惱上......空性的回歸。

證悟與解脫必須發生在具體的煩惱執點上,就在此刻——當下,而不是在某個幻想的將來或境界中。

修行不能把你帶離實際,修行必須走向實處、向實處的最深處用功。

你不能離開生活和大地修行,否則只是另一種逃避問題的方式,只是頭腦自慰的自欺把戲。

Image

修行無須執著於哪個信仰、哪部經典,修行無須執著於哪個法門、哪層境界......修行必須打破一切的界限、教條和依賴。

修行就是不斷地“破”,為什麼破?因為有生以來,你不斷地“立”,你立了太多,那些堅執的“立”都已變成你的障礙與牢籠,所以只有破。

破須以痛為師,破的入口和老師,就是你的痛點,破的終極處,是破我執。

而“破”,其實並不存在,它只是一種毫不猶豫的勇氣與決心,它是一個純粹的認出。

這個認出,並不費力,但必須付出極大的勇氣才能做到,那是面對極痛的勇氣,面對恐懼的勇氣,而你沒有逃離!

只有在其中精進——解剖自我的勇氣,才有到達終極處的機會。

認出自我的最真面目,意味著根本沒有東西可破——那只是一念的消失。

修行必須帶來活生生的生命體悟,不是帶你離開眼前的現實存在,不是帶你進入你的頭腦、夢境、神奇故事......

修行必須時刻把自己拉回當下,回到眼前的如實。

修行是一種來自心識源頭的呼喚,它時刻只重復地呼喚:“回來,回到當下,回到你的本來”。

修行必須親自向自己開刀,依賴信仰、法門、上師、經典只是是暫時的“用”,“用”的目的是方便掌握開刀的刀法,但終究、必須、親自向自己開刀,解剖過程只有自己親自才能完成,才是能實用的智慧。

修行一旦安全地躺在信仰、法門、上師、經典之上,而不是親自實證——向自我解剖,修行就會成為自我編織的另一個牢籠!

修行不是問題思辨,不是高深探討,不是玄想未來,不是演繹智慧,修行是全然地覺知當下。

當下解剖,當下覺知,當下覺知,當下解決,直到終極處,連覺知亦成為多余......清明地直面人生,如實而修。

修行就在身邊!

Image

---01---

真正的修行不在山上,不在宮觀裡,不能脫離社會,不能脫離現實。要在修行中生活,在生活中修行,有的人整天打坐,磕頭、撥念珠,修了好多年,可是習氣、煩惱依舊,性格、心態依舊、沒有任何改變,這不是真。

修行是什麼,是不是一定要脫離生活跑到廟裡、道觀裡拜神念經呢,是不是一定要專職打坐、閱讀修行書呢?當生活出現了問題,我們總感覺是生活的問題打亂了我們的修行。

其實修行與生活是一體的,修行的目的也是為了解決生活中的實際問題,離開了生活談修行,總不免是在逃避問題…… 

煮飯、洗碗、做家務,也是一種修行。

修行,總會讓人想到偏安一隅的山林隱士,幕天席地、靜坐、行腳,苦苦思考宇宙中生的意義。然而修行的定義絕非如此狹隘,在生活中修行,不知要比那些“躲起來”獨善其身的人勇敢多少倍,平衡工作與家庭、壓力與健康、與欲望、無常與情緒苦樂……在錯綜復雜的關系中尋求平衡,反而更能讓我們看清生活如實的本貌。 

簡而言之,只要你專注當下,煮飯、洗碗、做家務,也是一種修行。 

所以,只要如實、認真、帶著覺察去生活,試著時時刻刻檢查自我,丟棄自己的傲慢、貪求、期待與恐懼,以一顆清淨心,看到生命的不同次第,你我都會成為生活中的大師。

Image

---02---

當修行從實際問題入手,每一個問題是道場。

修行必須從實際問題入手,不能空談玄談。空談玄談沒有任何意義。道理你能說出一大堆,但遇事你仍然苦仍然惱,修行有什麼用呢?修行必須在生活中具體煩惱或痛苦的事實中進行。 

不要把修行變成一種逃避現實生活或煩惱的借口。修行不是一種逃跑的方式;修道不是修開一條逃跑的道兒。修行更不能成為一種心靈的娛樂。 

當然,這一切你可以反對、反對——堅持你自己的,但結果苦的還是你自己。當修行從實際問題入手,每一個實際問題都是入口。 

每一個問題是道場,每一件煩惱的事是道場,每一次情緒的旋風是道場,每一次恐懼的到來是道場,每一個念頭是道場。 

真正的道場不是道觀、不是寺廟、不是山林、不是修行者聚集的地方——真實的道場就是每一個當下、每一個眼前的存在、每一個念頭。

Image

---03---

如果你婚姻有問題,有問題的婚姻就是你的道場;如果你和老公的關系有問題,和老公的關系就是道場;如果你和同事發生矛盾,這與同事的矛盾是道場;如果你陷入生活的無聊,這無聊是道場;如果你出現了錢的問題,錢就是道場。 

如果畏懼生死,生死問題就是你的道場。道場在你每一個受難處,道場在你每一個受卡和被卡處。修行必須從那裡進行。

不要移過婚姻的問題、老公的問題、同事的問題、無聊的問題、錢的問題、生死問題——而跑到道觀、寺廟、山林或修行者多的地方,去談玄談道去,那沒用,你的道場選錯了——你在外道修行。 

修行應該哪裡有問題在哪修,修通那個問題。 

在道觀、寺廟、大山林、在修行者多的地方心情好、沒問題那有什麼用? 

修行也不是向他人顯示你的自我,“看我修行的多好?”“我是一個修行者”,修行是向你自己的生活顯示,“看,這個問題難不住我”,“它不是問題”、“什麼也不能帶給我問題或煩惱”、“存在只能給我喜悅”。

參考來源

喜歡這篇文章嗎?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