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年前的哆啦A夢同人遊戲,在當年成為傳奇

 

怪物馬戲團| 文

前言

註:文章涉及輕微恐怖內容,以及部分作品劇透。

「暑假的第一天,哆啦A夢邀請我們去了無人島。在沒有任何人打擾的情況下,我們盡情玩了好幾天。    

然後,回家那天……因為已經3天沒看到家人了,心裡總有種期待感。    

但是,等待我的卻是場噩夢……」

這是同人遊戲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》中著名的開場白,對不少知道這款遊戲的玩家們來說,它意味著一場童年陰影的開始。

其實如《哆啦A夢》這樣宣揚真善美的兒童向作品,或多或少都會有些出名的黑暗同人作。

就像迪士​​尼總被和恐怖的都市傳說聯繫在一起,還有人們常常討論《湯姆貓與傑利鼠》與《海綿寶寶》背後的陰森故事一樣。

畢竟,很多人天生就有對冒險的憧憬和對黑暗未知的好奇,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》就是藍色機器貓在粉絲心中註定投下的一道陰影。

但不僅於此,它還是哆啦A夢最為出名的同人作之一,甚至對「同人遊戲」這種概念都產生了一定影響。

直至今日,當你在google輸入「野比大雄」時,跳出的結​​果通常都有「惡靈古堡 / 生化危機」。

這意味著它的熱度在某種程度上,甚至壓過了那些標題使用類似句式的原作劇場版。

就連各大影音平台上,都有粉絲們上傳的各種相關影片。

到底是什麼讓玩家們保持了這麼長久的熱情呢?

現在讓我們回到2004年的7月28日,去看看這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原作的誕生

據稱,這天是一位叫做「 aaa 」的網友開始製作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》的日子。

所以在這款同人遊戲的開場,遊戲畫面便顯示了這個日期。

但本作是直到2015年底才製作完畢,aaa當初是用RPG MAKER 2000來製作的,它用《哆啦A夢》的人物演繹了一個《惡靈古堡》的故事。

RPG MAKER 2000是一款用來做遊戲的軟體,而該作以文章開頭的那段自白開始,很快地就進展到了到它的名場面:

「大雄去二樓找自己的媽媽,卻看到了老爸被啃食一半的頭。」

接著,大雄的媽媽在aaa繪製的簡易cg中轉頭,以惡靈古堡系列經典的「喪屍回頭」姿勢露面。

這個畫面讓當時無數的玩家刻下了「心理陰影」,當然對於能自己找到這款遊戲的人來說,有大部分都是特意去尋求刺激的。

aaa畫的遊戲插圖雖然簡陋,卻相當生動還原,把獵奇的刺激和恐懼烙印在玩家們的回憶中。

(紅色部分為變色龍怪物的舌頭)

隨後玩家便開始操控大雄,逃出家中並前往學校查明事件的真相。

一路上,幾乎所有市民都變成了喪屍,而大雄也陸續和胖虎、小夫、靜香等人匯合。

遊戲的玩法並不複雜,和很多RPG MAKER做出來的遊戲一樣,都是半俯視的視角。

而大雄也可以使用各類武器,與多種敵人進行即時制的戰鬥。

不過遊戲的魅力,遠遠不止於此。像是怪物種類很多,還有自己的檔案。

首先,恐怖氛圍是一流的。別看它只是像素遊戲,仍把許多人嚇破了膽。

數年後的狂父、魔女之家等遊戲身上,都能看到本作遊戲的影子。

這種恐怖的氣氛得益於aaa做遊戲的天賦,其挑選的bgm都有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冰冷感,而且與不同環境、遊戲事件的契合度很高。

至於遊戲的畫面也漸漸透出一股絕望的孤寂,在許多場景裡除了主角大雄,就只有遍地行走的喪屍,以及被啃食過的殘骸了。

在這種像素畫面下,玩家們的腦內想像力補正讓遊戲的恐怖感變得更強。

另外,遊戲的場景不是「死」的。

當你控制大雄走在路上時,能不時聽見某處傳來慘烈的尖叫,或是撞見怪物迎面奔來;有時當你經過一道看起來像是貼圖的門時,還會被喪屍的手臂破門抓住。

遊戲的戰鬥機制雖然不複雜,難度卻一點也不低。

主角能使用各種武器,可彈藥上相當吃緊,遊戲後期的強大怪物被打倒後還能復活數次,甚至能自己開門追殺玩家。

而且遊戲裡還有個相當搞人的設定:當你舉槍瞄準時,角色的移速會大大降低。將這些元素結合起來,便給了玩家們極大的壓迫感,更別論劇情上也很殘酷。

其實它的劇本模仿的對象自然是《惡靈古堡》,各種劇情轉折點和人物都能找到對應的原型,可它給人的感受卻比《惡靈古堡》更冷酷,跌宕起伏應有盡有。

因為在《惡靈古堡》裡,死掉的角色大多都成了跑龍套的。可在本作中,玩家會看到自己熟悉的漫畫角色一個個在災難中喪命,弄不清下一秒又是誰要領便當。

遊戲一開始「處死」大雄的父母,似乎就是向玩家宣告:在這款遊戲裡,你找不到庇護所。

所以當初代玩家們意識到靜香是叛徒,而哆啦A夢竟是幕後黑手時,難免不感到震驚。

就這樣,該遊戲依靠用心的品質和出色的恐怖效果,成了當時討論度最高的同人遊戲之一。在

那個網路還不是很發達的時代,這應該能算是「紅到圈外」了。

實際上除了之前提到的恐怖感營造外,本作還有很多優點。譬如遊戲有多種結局,埋藏著大量彩蛋。

玩家的不同選擇會決定遊戲中多位角色的生死,結局會走向「BE」還是相對好一些的「GE」等等。

一個錯誤決定,關鍵角色就有可能便當(但遊戲會繼續下去)。

此外,由於靜香的顛覆性人設,遊戲中還加入了著名的系列女主角「聖奈」,而她將會陪伴粉絲度過十餘年。

在那時,有玩家甚至認為它的可玩性和操控舒適度超過了原版的《惡靈古堡》。這雖然只是主觀看法,但也能窺見遊戲在粉絲心中的地位了。

於是,這款作品當年在恐怖遊戲圈裡出盡風頭。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——這用來形容這款11mb的遊戲再合適不過。

但當時的玩家們確實沒料到,這個同人遊戲的小小傳奇,其實才剛開始。

無數的衍生作

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》一代出來後,迅速積累了大量粉絲,大家猛然發現這兩個看似毫不相關的IP,竟可以產生如此有趣的化學反應。

這時,一部分粉絲自然被撩撥起了興趣,想著自己也來做一款類似的遊戲。

由於遊戲是用RPG MAKER開發的,所以修改起來難度相對較小,畢竟這軟體原本就是為了讓不懂程式設計的人也能做遊戲。

另外,aaa在野生第一部時就已經做了相當多的素材,讓該款遊戲的「二創」變得容易很多。

很多改造版的怪物和裝置的素材,其實都來自原版。

而原版雖然在粉絲心中地位頗高,卻也有一些大家希望改進的地方。最突出的一點,就是遊戲的劇情設定了。

在原作中哆啦A夢對應的是《惡靈古堡》中的威斯卡——一個在後期卸下偽裝的叛徒。

但粉絲們肯定不希望看到可靠的藍色機器貓成了反派,於是大家就開始琢磨著做一個劇情沒那麼冷酷的版本。

當然,「可靠」是相對而言。

作者aaa也曾發聲說自己不會再做遊戲的續作,所以要解決這問題,只能靠玩家自己了。

就這樣,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:無理改造版》便在2008年誕生了。

無理版的出現對粉絲們的衝擊不亞於初版,這是一個日本網友「 125 」所製作的改造版,它對遊戲中一些機制進行了最佳化。

更重要的是,它重寫了遊戲的劇情。

上圖是作為隊友的哆啦A夢。不過在原版這裡,所有人把大雄獨自關在車外。

到了無理版中,原版受人詬病的角色性格崩塌問題得以解決。哆啦A夢成了大雄的戰友,靜香也不再是間諜。

整個劇情變得頗具哆啦A夢劇場版的風範,你也能看到那個熟悉的「劇場版胖虎」:講義氣、可靠,還會把惡靈古堡系列著名的「愛心火箭筒」丟給大雄。

「劇場版胖虎」

原版也有火箭炮,但有區別。

好笑的是,無理版中的大雄,依舊是那個略微imba的「劇場版大雄」。

他有超高的智商,冷靜強大,擅長各類武器,能一眼識破謊言,抓住反派露出的馬腳。

也許對於那些看過大量劇場版的粉絲來說,大雄原本也不是懦弱之人。

想搞鬼?哪裡逃得過我們野比大雄的火眼金睛。

此外,無理版還加入了大量原創劇情,讓故事有了更引人入勝的深度,彷彿一幅拼圖上的一塊碎片。

無理版的確有個更宏大的故事。因為在隨後的一年裡,作者125又陸續做出了三部續作,把無理1的劇情延伸了下去。

這些故事都有著無理1的神韻:殘酷黑暗,但你依舊能在大雄一行人身上看到勇氣和友情的光芒。

可惜的是,這個故事沒能迎來自己的結局。因為125放棄了製作無理5的計劃,所以這個系列的第五部一直停在半成品的狀態下。

而以上提到的「無理版五部曲」,只是諸多改造版遊戲中的代表而已。在遊戲誕生的15年裡,全世界的玩家都在製作自己的版本,並將成果分享給其他人。

無理版甚至還有一部劇情完整的漫畫。

光是在wiki頁面裡,就能找到39款改造作,而真正的版本數比這更多。

因為這個wiki頁面裡,2010年後的內容就沒有太多人維護了,可直到今天,你還是能在網上看到有人在上傳新作品。

在這些百花齊放的改造版中,有不少都出自國外玩家手中。例如光是對無理版的改造,就有《大雄的惡靈古堡 無理改造版之代號哆啦A夢》三部曲的存在。

在這個圈子裡,互相改造對方的作品是常見的事。而且玩家試著會把各種遊戲元素融合進去,例如《惡靈勢力》、《絕命異次元》等恐怖遊戲,甚至是《雙截龍》都有自己的「野比大雄版」。

《野比大雄的絕命異次元》(有兩部)

而且大多數作品都有聖奈,她甚至還有自己的獨立遊戲。

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》就是恐怖遊戲愛好者們的一棟歷史建築,它可能已經逐漸失去了曾經的魅力,但大家依舊會偶爾去那裡回味一下,帶著新時代的點子為它添上一兩塊磚頭。

甚至有人出了踩地雷版。

從外表看來,它沒什麼新奇之處,在其中住過的人則明白,那些蛛網和角落間,塵封著滿滿的回憶。

故事的延續

之前我們說過,原版野生的作者aaa聲稱自己不會再開發續作,並從網上消失。

在很長時間裡,常有人想找到這位神秘的製作人,也都無功而返。也許aaa不願意有人打擾自己的生活,也許是擔心遊戲的版權問題為自己惹上麻煩。

誰知到了2015年,沉靜了十年的aaa突然再次發聲,為大家帶來了遊戲的正統續作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2》。

這一次,遊戲的建模和cg品質都有了肉眼可見的上升,像素角色的演出效果也非常出色。

這款遊戲近乎是把RPG MAKER 2000發揮到了極限,處處都是正統續作的風範。

2代部分地圖來自惡靈古堡2中的警署。

在諸多改造版中,粉絲們一直遺憾於很少有人能做到aaa的「全能」,他平衡了遊戲中戰鬥與解謎的比例和難度、能自己做新素材,又在氣氛營造上頗具天賦。

而在這款正式續作裡,這些優點都得到了延續,甚至更上一層樓。

(用心的boss戰)

讓粉絲最欣慰的是,aaa修補了十年前自己挖出的洞。在續作裡,哆啦A夢和靜香得以洗白,角色的性格不再崩壞。

在最後一場哆啦A夢捨身拯救大雄的戲碼中,你能透過作者精心製作的小動畫,感受到情懷正在一點點滲出。

當然,大雄和原創角色聖奈的感情線,也總算落葉歸根。

雖然兩人的感情確實有種大雄移情別戀的感覺,不過在這個維持十餘年的平行宇宙裡,她算是一個見證人,意義早已不再限於愛情。

「女主角的特別待遇」

最終,大雄一行人成功瓦解反派的陰謀,利用時光機回到故事開始前,抹去了這個持續十年的童年噩夢。

在2代發表後,神秘的aaa再度消失,也確定了這就是系列的真結局。

不過粉絲們依舊在幻想著某一天,神秘的aaa還會再次出現,在系列20週年時帶來全新的作品。

遊戲結局回到了開始的地方

如今,RPG MAKER 2000的黃金時代早已過去,獨立遊戲也變得愈發華麗,像是《野比大雄的惡靈古堡》這樣「樸素」的同人作品,已經不太能吸引到新一代玩家們的目光了。

但是沒關係,在同人文化繁榮發展的今天,遊戲製作人和玩家們不再被一堵供給關係的牆隔開,在遊戲mod和地圖編輯器中,四處可見玩家們創造力綻放的結果。

只要用心有創意,就算是噩夢一場,也能被人惦記。

-END-

參考來源

喜歡這篇文章嗎?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