剃鬚:正宮娘娘找上門,本以為是一場惡戰,沒想到兩人相談甚歡

一直以來,吉田心中都有後藤的存在。 哪怕當初被拒絕,吉田心中也仍舊放不下對後藤的喜歡,所以才會喝酒買醉。 而後藤,也是非常喜歡吉田的,雖然曾當面拒絕過吉田,但是她心中卻掩藏不了對吉田的愛。 兩個彼此喜歡的人,相信走到一起也是合乎情理的。 儘管現在吉田還沒承認,但是我們都不傻,應該都知道,後藤是當之無愧的正宮娘娘!

在上一集結尾,後藤和吉田說開以後,便決定去吉田家看看那個被吉田撿到的高中生。 本以為碰面後會是一場惡戰,沒想到兩人相談甚歡。

作為職業經理人,後藤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許多年,能成為一名高級白領,她的情商自然也蠻高的。 儘管是初次見面,但是她的臉上,卻能洋溢出陽光般的燦爛笑容。

"晚安,沙優!"

後藤微笑著向沙優打招呼,沙優還有些發懵,似乎對於後藤的到來還有些沒回過神。

不像單獨和吉田相處時候的那般歡快,望著這個吉田朝思暮想的前輩,沙優還是有些拘謹,她低下頭,默然應對。

三個人圍坐在桌子旁,一直是後藤發問,沙優回答,吉田像個邊緣人一樣呆呆地愣著。 相比較沙優的拘謹,後藤倒是很放得開,她一直問一些沙優和吉田之間發生的事情。

也許是感覺到吉田在,影響兩個人之間的交流,後藤給吉田安排了個活計,讓他出門去買點東西回來。

吉田出門以後,屋裡便只剩下沙優和後藤了。 雖然依然有些拘謹,但是沙優的情緒已經冷靜下來。 對於後藤查戶口似的發問,沙優沒有隱瞞。

她告訴後藤,自己是半年前從北海道來到這裡的。

後藤在確認沙優是高中生以後,便問她準備在這裡待多久。

後藤詢問,並不是要趕沙優離開的意思。 她只是想告訴沙優,畢竟她是高中生,即便吉田願意讓她一直住下去,但是法律也是不允許的。

沙優聽了,並沒有表現的很難過。 她知道,這樣是不對的。 她也一直希望有人能夠跟她說"不準逃避",如今能從後藤口中聽到,她還是蠻高興的。

也許聊到這裡,沙優心裡對後藤也再沒那麼多戒備,她講述了自己的過往,講述之前為了有地方住,不惜以身體去換。 她雖然說得很輕鬆淡然,但是後藤聽了,卻也有些心疼和不忍。 後藤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,她只是安慰她說:"你應該好好考慮自己之後該怎麼生活,這樣逃避,是不能解決問題的。

說著後藤抱住沙優,安慰她,讓她要學會堅強,學會面對自己該面對的事情。 也許是想到自己的過去,沙優也是一陣難過,她甚至有些後悔,可是那些事情已經發生了,即便她想忘記,那些事也會埋藏在她的記憶裡,時不時鑽出來刺痛她的心。

那一刻,她的心情非常糟糕,忍不住爬到後藤懷裡大聲哭泣。

也許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難過,在她哭出來的瞬間,就得到了釋然。

恢復情緒的沙優,從後藤懷裡起來。 她正襟瓜坐地看向後藤,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。

"你喜歡吉田先生嗎?"

沙優說完這話,眼睛死死盯著後藤,她想得到真正的答案,而非虛的。

後藤好奇,「為什麼你會問這個問題? ”

沙優說:"為了我自己,也為了吉田先生。 ”

見沙優如此嚴肅,後藤想了想,便道出了真實的想法,她坦然道,自己很喜歡吉田,從吉田第一次入職進公司開始,就喜歡上了吉田。

在得到這樣的回復,沙優也長籲了一口氣,因為她放心了。

之後,兩個人之間似乎再沒有隔閡,開始了女人間的閒聊起來。 在吉田回來的時候,後藤還在幫沙優化妝。 兩個人有說有笑,像極了姐妹。

這場交鋒中,後藤這個正宮娘娘,一直是拿得起放得下,坦坦蕩蕩很自然。 而沙優,從最開始的拘謹,到中間的失落,再到壓抑的宣洩,以及最後的釋然,整個人也在這種情緒的轉化中慢慢成長。 相信即便離開吉田家,她也會是一個全新的存在。

參考來源

喜歡這篇文章嗎?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