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女心甘情願被牛頭人吃掉,哆啦A夢之父也曾畫過這樣的黑暗故事

有人說:「每個人的童年,心裡都有一個哆啦A夢。」

漫畫《哆啦A夢》自1970年開始連載,1979年首度改編為動畫播出,成為了很多人童年記憶中一道抹不去的明媚色彩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一直以來,很多人都對《哆啦A夢》的結局感到好奇,而網上盛傳著兩種版本。

一是說主角大雄其實是一個自閉症兒童,關於哆啦A夢的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幻想;另一個版本是哆啦A夢沒有電了,如果換上新的電池就會失去之前和大雄在一起的所有記憶。

無論哪一個結局,都有「毀童年」之勢,讓人看了心頭一涼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好在,這兩個版本都不是真的,《哆啦A夢》的故事其實沒有結局。

我們現在看到,在作者藤子·F·不二雄去世後,該漫畫由其弟子接棒,至今仍有新的作品在推出。

但作者去世前就在病榻上一鎚定音,表明《哆啦A夢》沒有實質上的結局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儘管有作者親自出來澄清,還是擋不住這些黑暗向結局的廣泛流傳。

然而空穴不來風,事實上,這位創作了科幻喜劇《哆啦A夢》的大師,曾經畫過一部極為荒誕和壓抑的作品。

以致於看過的人感嘆,即使《哆啦A夢》的結局真的像上面說的那麼黑暗,他們也不感到意外。

這部另類的作品,就是藤子·F·不二雄的系列漫畫——《異色短篇集》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該漫畫延續了《哆啦A夢》的畫風,在讀者看來「還是原來的配方,還是熟悉的味道」,但是具體內容相較《哆啦A夢》之下已經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一方面,這些個短篇故事的主角不再是野比大雄這樣的孩子,大部分都是成年人;

另一方面,故事情節雖然荒誕,本質卻直指現實問題,有著對社會生活深入核心的批判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《異色短篇集》中有一篇名為《牛面人的大餐(也譯為「米諾陶諾斯之盤」)》,劇情一來就放了個大絕——吃人。

你沒有看錯,這篇從頭到尾都在講一個吃人的故事。

由於太空船出了故障,長相酷似小夫的駕駛員男主流落到了一個名叫伊諾的星球,並對當地的一名女孩一見傾心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然而,這個星球的實際情況卻把他的價值觀震了個稀巴爛。

這裡的食物鍊,和地球正好是相反的——原為人類食物的牛翻身做了主人,而真正的人類卻成了牛頭人飼養的家畜。

男主在得知心愛的女孩被選中,將要淪為牛頭人祭典的大餐後,急得上躥下跳,立刻跑去找牛頭人理論,希望他們取消這種不人道的行為。

然而所到之處,牛頭人一個個都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他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在他們看來,牛吃人、人被吃,這是伊諾星球有史以來的傳統,從來沒有人提出過異議。

男主罵他們殘忍,牛頭人國王卻告訴主角家畜吃草,而他們吃家畜,死後化為土和肥料供給草,這樣的自然循環不是很合理嗎?

主角已經無話可說,但這還不是最要命的事。

因為,連他喜歡的那個女孩也覺得這件事是天經地義,甚至還因為有資格被選為大祭的主食而倍感光榮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眼見多方勸說無果,男主索性帶上槍,準備在祭典那天去搶人。人家都是劫法場或搶婚,就他一個是劫祭典的。

大祭當天,舉國歡慶。女孩坐在一個大蔬果盤裡,被牛頭人簇擁著前進。

在看見男主後,她還盛情地邀請男主待會坐得離盤子近些,這樣才能吃到好吃的部分,只是主角內心幾乎都快要崩潰了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可想而知,營救計劃失敗了。而這篇故事的最後一話則充滿了黑色幽默,後來,男主等到地球的太空船來接他了。

只見他坐在太空艙中,一面吃著期待已久的牛排,一面譁譁地流著眼淚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至於另外一個名為《自己開會》的故事,則讓人深切地體會到,什麼叫作世事無常。

一名青年來到了新租的房子,四下打量後驚覺自己小時候曾夢到過這個地方。

夢中,有三位年紀不一的叔叔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吵得很兇,而坐在角落裡的自己只是不斷地哭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這時,房間裡冒出來了個中年人,笑著對青年說自己是9年後的他,這次是乘著時光機來幫他做一個重大的決定。

由於九年後一事無成,中年人勸青年賣掉剛從親戚那裡繼承來的林地,換成三億元現金。

沒想到,跟著房間裡突然又出現了另一個人,對方聲稱是23年後的青年,堅決不可以賣地。

原因是23年後通貨膨脹,3億元無異於一堆廢紙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沒多久,33年後老年版的自己也隨之趕到,痛哭流涕地說如果不賣地,那時候所有土地都被收為國有了,所以還是趕緊脫手好。

賣還是不賣?四個人吵得不可開交,投票後更是成了兩票對兩票的尷尬局面。

於是四人就將小時候的自己找來,讓他作為第五個人進行投票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只是小時候的自己什麼都聽不懂,也只會哇哇地哭泣。

青年突然明白小時候的夢是怎麼回事了,但是現在看到的景象和那個夢還有點不太一樣,心想大概是後來選擇了不同的路所致。

一想到自己將來會變成那些人的樣子,青年不禁抱怨「真不想活了」。

殊不知,這一抱怨就出大事了。只見小時候的自己立刻站了起來,跨過窗就往下跳。

房間裡空空蕩盪,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一聲「真不想活了」換來了之後一切的終結,藤子·F·不二雄老師能畫出這樣的故事,確實也是一絕。

至於《異色短篇集》中,還有很多這樣令人窒息的故事。

在《我的孩子是超人》裡,兒子像許多二次元主角一樣是個超能力者。他有著極強的正義感,依靠超能力懲奸除惡。

但是年幼的他尚未擁有完善的價值觀,沒有正確的善惡觀念,只是憑藉一己好惡做事,甚至還殺了電視節目裡演壞人的演員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而在《我在哪裡呢》這一篇中,主角一直覺得生活的世界沒有真實感。每天接觸的人、事、物都沒有變化,而且彷彿自己想到什麼,什麼就會發生。

朋友以為他只是想多了,但在主角不小心用意念將朋友推落懸崖後,整個地球都消失了。

他聽到外星人跟他說,地球早就不存在了。他是外星人們採集到的地球上最後一個細胞,經過培養後實現了記憶的再放映。

故事最後,看戲看夠了的外星人走了,徒留主角一人在茫茫宇宙中漂浮著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藤子·F·不二雄的《異色短篇集》真正展現了「異色」兩個字,深邃的思想搭配灰暗的基調,讓人不禁懷疑他跟《哆啦A夢》是否真是同一位作者的可能性。

該叢書一共有六本,包括《牛面人的大餐》、《懷念小館》、《鳥爪超人》、《思鄉的老人》、《夢的照相機》、《終結機器人》,每本收錄了八到十個短篇漫畫。

少女心甘情願被活生生地吃掉! 哆啦A夢之父還畫過這種邪典故事?

《異色短篇集》令人驚訝之處還在於它的前瞻性,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令年輕動漫迷們驚嘆的點子,在其中都有跡可循。

因此,如果你還以為藤子·F·不二雄只有《哆啦A夢》一部大作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以對現實的艱難思考,換來對世人永恆的啟迪。

什麼是大師?

這,就是大師。

參考來源

喜歡這篇文章嗎?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~